• 產品
    • 產品
    • 供應商
進階搜尋

“洋種子”搶佔大陸青島市高端蔬菜市場

Source: TAITRA | Updated:

“洋種子”搶佔大陸青島市高端蔬菜市場

下班回家準備晚餐,一道家常小炒青椒炒肉絲很快上了餐桌,還未動筷有人卻告訴你這道菜的價格將由外國人來決定,是否很難接受這個觀點?
有人說,這有點危言聳聽,其實仔細分析一下卻發現我們正在走近這難以接受的事實。炒青椒的第一步是倒入食用油,而眾所周知,2004年大豆貿易戰使大陸的大豆市場“淪陷”,資料顯示,大陸的壓榨企業用的大豆80%來自國外,由此導致了食用油的定價權已經掌握在別人手中,我們暫且不提繼大豆之後外資是否會佔領玉米、小麥等市場,也不提當糧食、飼料等生產環節被外資控制之後是否會導致肉價也要由別人來決定,我們單純來分析青椒背後的蔬菜產業,有報導稱,“洋種子”目前已控制了大陸高端蔬菜種子50%以上的市場份額,幾乎涉及所有的蔬菜品種。
   作為大陸蔬菜生產的一個基礎組成部分,青島市的蔬菜種植情況或許會折射出整個行業的問題。記者日前來到青島市農業科學研究院(簡稱農科院),蔬菜研究所所長崔健告訴記者,像青椒、番茄、茄子等茄果類作物基本上被“洋種子”搶佔,日光溫室等設施蔬菜也大都用“洋種子”。農民為什麼喜歡種“洋種子”? “洋種子”進入之後會給我們帶來什麼樣的影響?本地種子企業又作何反應?近日,記者帶著這些疑問走訪了
青島市農科院、種子站、蔬菜基地和種子企業,全面瞭解了青島市的種子市場。
“洋種子”全面滲入青島市

      報導稱,“洋種子”目前已控制了大陸高端蔬菜種子50%以上的市場份額,青島市的情況怎樣?市農委種子站副站長管明利告訴記者,青島市目前共有近40家種子企業,其中合資種子企業有5家,至於“洋種子”所占市場份額不是很好估計,但是按照種植方式來劃分,大棚蔬菜、保護地栽培以進口種子為主,露地栽培即大田蔬菜以本地種子為主,另外,出口的蔬菜像圓蔥、大蔥、白蘿蔔等基本上是進口種子。
      農科院蔬菜研究所所長崔健告訴記者,進入青島市的“洋種子”以茄果類為主,比如番茄、茄子、青椒等“洋種子”佔據了很大比例,其中番茄占的比例高達80%,日光溫室等保護地栽培的高端蔬菜基本上是以進口種子為主,而且這個比例在不斷上升中,另外,“洋種子”還逐漸往大田蔬菜滲透,比如近年來出現的訂單蔬菜,基本上都是由外國公司統一供種,收穫後直接出口,這些品種有白蘿蔔、圓蔥、香蔥等,基本上出口日本、韓國等地。
      記者又來到荷蘭瑞克斯旺種苗集團在青島的分公司,據瞭解,瑞克斯旺於1999年在青島設立辦事處,以青島為據點開始開拓中國大陸市場,2001年註冊成立瑞克斯旺(青島)有限公司,2009年公司更名為瑞克斯旺(中國)種子有限公司。幾年來,該公司先後在山東、河北、遼寧、西北及南方等21個省市建立了完善的實驗、示範和經營體系,擁有二十萬穩定客戶群,在大陸各地引進推廣瑞克斯旺優良品種60餘個,這些品種已成為出口基地、超市等高端消費市場的主導產品。特別是越夏番茄系列品種填補國內外夏季無高檔蔬菜品種的空白,布利塔茄子和尖椒品種為越冬日光溫室的主導品種,這三個系列品種已占到大陸保護地市場80%的份額。
      通過採訪記者發現,高端蔬菜種植陣地基本上被“洋種子”佔領,青島市高端蔬菜種植情況又是如何?記者從青島市農業委員會(簡稱農委)瞭解到,青島市一直致力於蔬菜品質和安全的提升,2007年~2009年在環大沽河流域實施了百萬畝優質蔬菜示範區建設專案,目前青島市已有無公害蔬菜生產基地170萬畝,占到全部蔬菜種植面積的三分之二,有110多個基地和產品得到了無公害和綠色食品認證,這使得高端蔬菜的種植面積正一步步擴大。
    
  日前,記者走進即墨市,來到引種繁育基地青島蔬菜科技示範園,據瞭解,該園是青島市菜籃子工程的科技示範龍頭企業,專門從事蔬菜科技的引進、試驗、示範和推廣,每年都會更新20多個品種,經過育種、試種、培育後,再決定是否大範圍推廣,引進的種子本土產和進口種子各占一半。據即墨市農業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即墨西北部沿大沽河流域的移風店鎮、劉家莊鎮、七級鎮、段泊嵐鎮是青島市菜籃子生產基地,目前蔬菜種植面積達46000畝,其中有超過一半的面積種的是進口蔬菜種子。據介紹,大白菜種子主要是進口日本、韓國的,種植面積有10000畝,甘藍也以日本種子為主,種植面積8000畝左右,大蔥種子多是日本的,種植面積5000多畝,番茄種子則來自美國、荷蘭、西班牙、以色列,種植面積300多畝。
“雙刃劍”懸在蔬菜市場

      “洋種子”究竟好在哪里?農民為什麼喜愛種“洋種子”?崔健告訴記者,“洋種子”一般具有耐高溫、耐低溫、耐儲藏等優勢,“以番茄為例,農科院培育的72—69、青研1等品種品質非常好,青島本地消費者對這兩個品種也情有獨鐘,但是我們的品種卻因為皮薄不易儲存,不適合長途運輸,因此,這兩個品種只在青島近郊種植,銷售範圍也局限於青島地區。 ”
      即墨市農業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洋種子”抗病蟲害能力強、產量高也是農民偏愛的一個原因,“像番茄,洋種子畝產15000~20000斤,而本土產種子畝產只有8000~10000斤;日本的甘藍種子畝產能比國產的高 3000多斤。 ”
      “外資公司的行銷和服務模式也值得國內種子企業學習,”管明利告訴記者,“瑞克斯旺建立了專家視頻服務與技術知識庫功能的技術服務網站,由10余名專家組成了一個線上服務團隊,農民只要買了該公司的種子,遇到任何問題都可以隨時向專家請教。 ”據瞭解,瑞克斯旺2010年還計畫在大陸各地建立百餘個瑞克斯旺基層服務站,為農戶提供學習交流蔬菜種植技術的活動場所。管明利還告訴記者,另有一家外資公司推銷種子時免費給農民播種,並且農民買指定播種機公司還給補貼1000元人民幣,此舉調動起農民購買種子的熱情,而正因為外資公司的行銷服務模式健全長效,才出現“洋種子”受歡迎的局面。
      “洋種子”好處多多,但是卻也帶來了隱憂,日前,大陸農業部全國農業技術推廣中心種業處處長馬志強就曾感慨道“我們不能炒盤菜也要看外國人的臉色——種子是人家的、大豆油也是人家的。 ”雖然“洋種子”好用,但市場被“洋種子”控制了之後,農民的生產成本也在不斷上升。崔健告訴記者,進口種子都是按粒賣,普通的三四角人民幣一粒,有的則超過一元人民幣一粒,按千粒種子四五克計算,“洋種子”的價格高過黃金,而國產種子則是按斤賣,價格相差幾十倍。崔健給記者分析,種子價格高,生產出的蔬菜價格也高於市場價20%~30%,由此市民每天在餐桌上付出的錢也將越來越多。
      而讓崔健擔憂的還有另一個問題,據他瞭解,外資公司進入後種子研發領域的一些高端人才也在流失,在壽光等地已經出現外資種企並購當地種企的現象,而他的一位朋友則跳槽到了外資種子公司,外資公司不僅給出了年薪幾十萬元人民幣的高薪,還撥鉅款供研發人員用於育種方面的研究。
找准差距本地種企反擊

      本地種企與外資種企存在哪些差距?管明利認為,首先是本地種企的科研資金投入太少,其次是本地種企存在小而散的問題,徘徊在中低端市場競爭。以科研經費為例,農科院在青島蔬菜種子培育方面處於龍頭位置,他們一年的科研經費總計897萬元人民幣,政府撥款的科研經費不到60萬元人民幣,而2008年美國孟山都公司和瑞士先正達公司的研發資金分別達到9.8億美元和9.69億美元,這顯然不在一個層次上。
      崔健認為,本地種企與外資公司存在很大差距,外資種子公司像孟山都、先正達、瑞克斯旺等都是全球育種,他們儲備了很多種子,所以在病害出現之後他們的反應速度很快,就像這兩年在青島膠南、魯西南、東北等地區爆發的番茄黃化曲葉病毒(TY病毒),這種病毒會導致絕產,而病毒出現後很短時間外資公司就研發出了抗TY病毒的種子,因為這種病毒早就在別的國家出現過,他們有了經驗所以反應速度也快,當然種子的價格也是非常昂貴,但是農民還只能接受。 “之前我們走入了一個誤區,老是追著外資公司跑,人家研究出一個好的品種,我們馬上跟著去研究,實際證明這樣做沒有任何意義,因為無論你怎麼追都追不上人家。 ”崔健說,以我們的現狀,應該立足本地優勢搞研發,據他介紹,我們本地的膠州大白菜、馬家溝芹菜、杠六九番茄、萃綠黃瓜等品種都非常有優勢,“我們應該以自身優勢為根本,結合市場需求開發新品種,而不應該追在外資公司後面跑。 ”他認為除了自主創新之外,還要消除 “拿來主義”,之前還有一種認識是,進口種子已經非常成熟了,拿來用就行,何必費神去研究,事實證明,如果我們放棄了,絕對會被進口種子佔領,久而久之我們的陣地就越來越少了。

      管明利認為,青島市的種企不僅要加大研發資金投入,還應該加強管理服務意識,不能賣出去就什麼都不管了。他告訴記者,外資公司一般都有很完善的客戶管理系統,不管是哪個地區哪個農民買了他們的種子,只要出現問題,總部一查就能查到,這樣就使假冒種子無法鑽空子;而我們目前的種子企業規模小,還停留在中低端市場競爭層面上,種子賣出去之後沒有監管系統,因此也無法控制假冒種子的出現。



大豆失守
      據統計,2007年大陸大豆淨進口量達3036萬公噸,是1996年的10倍。2008年大陸油脂油料進口仍穩步增長,上半年進口1723萬公噸大豆,同比增長24.4%。而美國農業部預計,2008年大陸將進口3550萬公噸大豆,進口依存度將首次突破70%。實際上,大陸1996年還是大豆出口國,十多年卻已變為大豆進口大國,大豆定價權也逐步落入他人之手。
      2001年大陸對外開放大豆市場,外國企業不斷湧入,而四大跨國糧商ADM、邦吉、嘉吉和路易達孚則以低價打入。2004年又遭遇到國際投資基金的瘋狂打壓,滑入全面虧損深淵。在這種情況下,以大豆為原料的大陸中小型企業和本土榨油企業不堪承受負荷,紛紛宣佈破產,外資趁機以低價兼併了這些壓榨企業,同時控制了大陸85%的大豆實際加工總量。
      控制著大陸榨油企業的跨國糧商開始大量進口國際大豆並利用其壟斷地位壓價打擊大陸本土大豆種植業,導致本土大豆種植業不斷衰落。在大陸,外資通過收購、參股國內大型糧油企業獲得大豆進口權,本土97家大型油脂企業中,外資就控制了64家,占總數的66%。
“先玉”狂歡

      繼大豆產業失守之後,另一種大田作物——玉米恐將步其後塵。
      有資料表明,東北地區尤其是吉林省,僅“先玉335”一種外資玉米種子已佔據當地玉米種植面積近50%。而由於緯度上與美國“玉米帶”相同,東北亦被看做是大陸本土最主要的玉米產區之一。
      “先玉
335”的背後是外資巨頭——先鋒公司。該公司是國際上玉米技術研究的首席,創立於1926年,後於1999年10月被美國杜邦公司收購,現為美國第一大種業公司。而在大陸本土,先鋒公司則通過與登海種業和敦煌種業的合資公司大舉攻城掠地。
      據郎咸平教授分析,大田作物——玉米可能引發未來戰爭。玉米是飼料加工的主原料,所以美國政府多年來通過對美國國內玉米種植的200多億美元補貼,大幅降低了其國內肉雞飼養業的成本,讓美國肉雞出口風行全球。而玉米同樣可以作為新能源——生物乙醇的主要原料。一旦未來生物乙醇作為新能源燃料與傳統的煤炭、石油價格日益趨向平衡,控制玉米價格也就等於控制了新能源的定價權。


 


 

推薦

Loading ...

小件訂購推薦

Lo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