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產品
    • 產品
    • 供應商
進階搜尋
  • 回首頁
  • 新聞
  • 大陸勞動密集型產業組團轉移中西部也遇用工荒

大陸勞動密集型產業組團轉移中西部也遇用工荒

Source: TAITRA | Updated:

大陸勞動密集型產業組團轉移中西部也遇用工荒

 


以浙江和廣東為核心 產業轉移出現兩條路線


核心提示:此輪產業轉移中,大陸中西部地區已開始就將製造業和服務業列為同等重要的招商產業,不止招勞動密集型產業。


近日傳來消息,富士康將在河南建立新廠,此前其已在重慶等中西部地區建立了生產基地。與富士康西遷一樣,一批批東部企業開始西進,其中既包括民營企業,也包含已在東部投資的外企。


大陸國家資訊中心首席經濟師範劍平近期參加在重慶召開的一次論壇中預測,未來十年,“西部多數地區將會走承接東部產業轉移的常規路徑”。事實或是如此,部分中西部地區照搬東部地區上世紀90年代的模式,部分污染企業已轉移到中西部,“候鳥式”的企業在中西部也有市場。


在擔心中西部走東部老路的同時,產業轉移給中西部帶來的變化卻更為明顯,上海技術交易所杜永春透露說,該所的技術向中西部轉移的“越來越多”。


如今,中西部開始重視技術、人才招商及服務業招商,發展低碳迴圈經濟,不過人力成本攀升及勞動力的可能缺乏亦在產業轉移大潮中得以暴露,這些困難或來得早了一些。

 


兩條路線圖:勞動密集型產業“組團”轉移

 


新一輪產業轉移的能量巨大。從2008年到2010年,僅廣東、上海、浙江、福建四省市需要轉出的產業總值將增至14000億元人民幣。


這是湖北省“東部產業轉移的趨勢與湖北產業承接的機遇研究”課題組的調研結果。


這其中,廣東和浙江是最大的輸出地。以廣東在江西投資為例,6月30日,廣東美的集團宣佈在江西投入5億元人民幣建設新基地。


但廣東並非是江西最大的產業轉移來源地,江西省社會科學院經濟所所長麻智輝表示說,浙江是江西主要產業轉移來源,其次才是廣東。


“浙江、廣東、福建三省的項目占江西省引進總數的近70%。”江西省工信委2009年總結產業轉移經驗的材料也證明了這一點。本報多方調查,江西南部比如贛江等地的外來投資主要來自於廣東,而江西北部的外來投資則主要來自於浙江。7月1日,安徽省發改委相關官員告訴本報記者,浙江是安徽承接產業轉移的主要來源,其次是江蘇,再其次是上海。


調查結果顯示,新一輪產業轉移的主要輸出方為廣東、福建、浙江、江蘇、上海等東南沿海地區。其中,一路由廣東及福建向湖南、廣西、江西等地轉移;一路是長三角地區尤其是浙江地區向江西、安徽、湖北等地轉移。


此外,珠三角和長三角的產業轉移還有一個共同的去處:向重慶、四川等西部地區轉移。這其中,大部分為勞動密集型企業,資料顯示,沿海地區集中了70%的紡織業、80%的服裝製造業和90%以上的加工貿易。以江西為例,“(外來轉移)主要集中在紡織、服裝、塑膠、鞋類為代表的勞動密集型產業。”江西省工信委總結材料如是說。


不過,有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就是,更多的企業採取組團式轉移,以期降低成本,並降低風險。“產業轉移已經由單個企業轉移轉向以產業鏈條為紐帶的整體轉移和配套轉移。”上述湖北課題組亦注意到這一現象。“且每次企業遷到我們這裏都伴隨升級重組的過程。”合肥市副市長張小麟此前接受本報採訪時說。


理念變化:大陸西部招商開始注重規劃


伴隨著產業的逐步西移,給中西部帶來的最大的變化是招商理念的進步。此前,在很多東部城市企業負責人眼裏,最煩惱的就是無處不在的招商人員。不過,這種現象正在逐步改變,“靠挨個敲門招商的做法已經過時了。”如皋市開發區駐上海辦事處主任施紅俊說。


隨著產業轉移成為趨勢,中西部的招商人員忽然發現“專案好找多了”,於是他們所在的縣市有著更多時間做好功課前來招商。


林學峰幾年的招商經歷讓他感慨萬分:現在有規劃、有針對性的招商更有成效。林是安徽省來安縣招商局駐江蘇常州辦負責人。林如今經常穿梭於各種會議間,宣傳他們的汽車配件工業園,由於他們預先根據臨近南汽生產基地的特點做好了開發區規劃,招商成果好於預期。這和此前的招商大不相同,此前,由於招商專案稀少,缺乏規劃,“逮住一個算一個”,導致惡性競爭。


蕪湖市經委的一位官員講述了這樣一件事,曾經一家外來的企業在蕪湖投資了三年,把優惠政策享受完了就“走”了,因此如今蕪湖更有計劃地招商,做好前期工作。


提前做好規劃的做法在中西部盛行,江西即確定全省招商引資主要集中在太陽能光伏、半導體照明(LED)等 13個重點產業,不盲目招商。


“我們不是在乞討他們來投資。”一位長期在滬招商的湖南省工作人員告訴本報記者,“因為大家期待的是雙贏”。


理念的變化還體現在更多的地方,此輪產業轉移中,中西部地區一開始就將製造業和服務業列為同等重要的招商產業,不只招勞動密集型產業。


2009年,來自上海的台商本想在蘇北海安投資實業,但後來卻投資了一個畫家村,剛開始時有一些人就質疑,這樣一個尚處於工業化初期的地區,為何熱衷發展現代服務業?結果證明這種質疑缺乏依據,畫家村一期建立僅半年,就有畫師800多名,開設工作室等100多家。海安縣政協副主席陳楷告訴本報記者,畫家村屬於現代服務業,無污染,帶來的經濟效益也可觀,可謂“一舉三得”。


這一認識已成為共識,如皋市開發區副主任劉健也表示,該市已規劃了服務外包區,並非常希望引進大型連鎖商貿企業等服務企業。


這符合大陸政府的期待,大陸發改委地區司司長范恒山在“對話皖江”論壇期間就表示希望各個地區應根據自身特點,發展特色產業,注重服務業,防止污染。

 


中西部也面臨用工荒?


 


隨著產業,尤其是勞動密集型產業的逐步西移,人力資源豐富的中西部地區勞動力匱乏的現象開始顯現,並且勞動工資也在逐步上升。


以安徽為例,該省每年有1200萬人在外地打工,其中800萬在沿海地區,300萬在省內流動,人力資源不可謂不豐富。現任安徽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沈衛國曾詢問一些農民工,問其如果在家門口比沿海少拿兩三百塊錢,是否願意回來工作,“他們的回答是一致的肯定。”但在外打工者的這種“願意”並沒有立即轉化為現實,儘管有很多的農民工留在了當地,但更多的人還是選擇沿海地區。


大量外地企業擁入中西部,儘管留守的勞動力仍然很多,但熟練工尚在沿海地區工作,短時間勞動力呈現缺乏的狀態,這導致部分中西部出現了用工難的問題。且沿海地區工資普遍開始上升,尤其是東部地區基本工資調整後,對工人吸引力有了一定程度的上升,減少了部分勞動力的回流。


事實上,中西部地區招工不僅僅面臨著當地其他縣市的競爭,更多的是和發達地區爭奪工人,這導致了勞動力回歸較為緩慢。


靠近浙江的安徽某市一家中小型服裝企業招收了一批員工,熟練工可以達到2000元月薪,但基本上不到半年,工人跑了很多,該企業不得不每隔一段時間就在廠門口貼上招工通知。該廠負責人調查後發現,熟練工普遍還在沿海地區,而一些技能不熟練的年輕人卻不願意留在本地,“他們都想到上海、杭州去”。讓這家服裝企業負責人哭笑不得的是,這些年輕人離開廠裏的理由竟然是“上海那邊晚上下班後有玩的地方”。


這不是個別現象。僅在2010年初,合肥市經開區就有46家企業急需技工約5600人,服務行業等也新增就業近萬人,當地人才勞務市場副主任陳駿表示一線崗位缺工現象“嚴重”。與此同時,為了留住勞力,中西部地區的工人工資也開始上漲。


“更值得關注的是沿海地區的工資與中西部地區的工資差距迅速縮小,現在這個差距只有5%。”大陸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部部長韓俊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0年會上的一席話也證明了這一點。沿海與中西部日益縮小的工資差距或許是中西部承接產業轉移的新挑戰,這直接關係到中西部地區的下一步。


 


 

推薦

Loading ...

小件訂購推薦

Lo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