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產品
    • 產品
    • 供應商
進階搜尋

中國大陸新能源產業發展

Source: TAITRA | Updated:

中國大陸新能源產業發展

 

一、前言

由於全球金融危機的影響,各國政府在尋求新的經濟成長的過程中,都對新能源產業給予了高度關注和肯定,並將新能源利用和新能源產業的發展納入國家戰略考慮之中。這種戰略層面的重視,必將促使新能源產業相關支持政策的產生,為全球新能源產業的發展營造更好的環境。新能源又稱非常規能源,是指傳統能源之外的各種能源形式,指剛開始開發利用或正在積極研究、有待推廣的能源,如太陽能、地熱能、風能、海洋能、生物質能和核聚變能等。

二、近年大陸新能源發展現狀

近兩年,中國大陸新能源技術取得了突破性進展,在引進國外先進技術的基礎上,自主研發能力持續提高。新能源發展已經成為中國大陸各產業巨頭和民間資本重點投資的對象,發展新能源成為企業發展重要的戰略之一。

  (一)、大陸在新能源發展的多個領域世界排名第一

  大陸在發展新能源領域已經取得非常大的進展,在多個領域世界排名第一。到2009年底,大陸風電、太陽能發電裝機分別達到1758萬千瓦和23萬千瓦,相比2000年分別增長了51倍和7.7倍;光電呈現爆發式增長,全年安裝量超過160 兆瓦,超過了2009 年前幾十年安裝量的總和。核電引進建成910萬千瓦,在建容量達到2000萬千瓦,預計2020年可實現7000萬千瓦的目標。目前,中國大陸太陽能製造能力和太陽能利用面積已經達到世界第一,風電連續幾年成倍增長,2009年新增風力裝機1000多萬千瓦,居世界第一,其次是美國和德國。從累計裝機來看,位於美國、德國之後,排名第三。

  目前,各地發展新能源產業的熱情依然高漲,發展新能源產業已經成為其轉變發展方式、調整能源結構的重要選擇。可以預計,未來大陸新能源產業發展仍將處於快速發展階段。

  (二)、新能源的快速發展促使能源結構不斷優化

  2009年,大陸一次性能源消費結構中,煤炭占68.7%的比例,石油占18%,天然氣占3.4%,其它能源,即可再生能源消費比重上升到9.9%。大陸的能源結構,特別是電力結構在新能源快速發展的帶動下更加合理,火電比重下降,新能源比重上升。至2009年底,大陸火電裝機6.52億千瓦,比上年增長8.2%,約占大陸電力總裝機的74.6%,較2008年底下降1.5個百分點;水電裝機1.97億千瓦,增長14%,約占22.5%,較2008年底上升0.74個百分點;風電裝機突破2000萬千瓦,光電超過20萬千瓦。核電建設步伐加快。目前,大陸在建核電機組20台,為全世界在建機組最多的國家,在建規模達到2192萬千瓦。

(三)、新能源投資超常規快速增長

  雖然2009年大陸宏觀經濟仍然受到國際金融危機的較大影響,但在大陸政府大力發展新能源及可再生能源政策的帶動下,大陸新能源產業已經受到大型能源集團、民營企業、國際資本、風險投資等諸多投資者的廣泛關注。彭博新能源財經的最新統計顯示,2009年中國大陸風電新增金融投資218億美元,同比增長27%;太陽能投資為19億美元,同比大增97%,從而帶動亞太地區清潔能源領域新增金融投資總額達到373億美元。中國大陸已經超過德國,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資第二大國。

  隨著大陸2009年以來陸續頒佈的各種新能源政策的拉動效應漸顯,加之尚未出爐的新能源發展規劃中各種指標的大幅提升,未來幾年會有更多的資本進入大陸可再生能源市場。

  (四)、裝備自主化成績顯著

 

   大陸依託重大工程開展科技創新,把重大裝備自主化作為提升中大陸新能源產業素質和競爭力的重要項目,2009年三代核電超大型鍛件、主管道、安全殼等關鍵設備自主化研製取得重大突破。國產1.5兆瓦風機已成為主力機型,亞洲首台3兆瓦海上風機業已成功發電。

 

三、大陸新能源產業發展的四大挑戰

中國大陸發展新能源任重道遠,儘管目前整體發展態勢不錯,但是仍然存在多方面的挑戰。

  (一)、新能源短期內難以取代以煤為主的能源結構

  2009年,大陸能源消費總量為30億噸標準煤。據測算,到2020年,能源需求總量可能高達45億噸標煤,這意味著新能源領域必須加大投入才能確保消費比重穩定提升。根據大陸能源局的判斷,為實現非石化能源達到15%的目標,2020年水電應達到3.5億千瓦,風電應達到1.5億千瓦,太陽能發電應達到2000萬千瓦,生物質發電應達到3000萬千瓦,核電應達到8000萬千瓦左右。從目前來看,新能源各個領域都還有很大差距。

  根據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的預測,目前所有新能源技術都不足以在所需的規模上取代傳統的能源結構。到2025年,新的能源技術可能不會在商業上可行和普及。一項新的生產技術被廣泛採用,平均需要花費25年。

 

因此,從長遠看,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要大量取代化石能源是一項十分艱巨的任務,預計二十一世紀的前半段,石化能源在大陸仍將占主要地位,煤炭仍將佔有重要地位。

   二)、核心技術亟待突破

  在新能源領域,各產業過度依賴成本優勢,部分產業高度依靠外需市場,多數產業以加工製造為主,擁有自主技術比較少。以風電為例,全球風電領域技術已基本成熟,目前正向大容量、低風速、高效率等方向發展。對於整機的裝配製造技術,國外已向大陸進行了廣泛轉移。目前,大陸只對少數風電設備擁有自主智慧財產權。由於對設計原理性技術無法掌握,也無法完全掌握關鍵技術,特別是核心技術,這導致國產設備可靠性、效率與國外設備相比,都比較低下。新能源裝備中的關鍵零部件及關鍵原材料不能自主化,不僅使大陸新能源設備中的大量利潤流失,而且導致產品關鍵部件嚴重依賴國外進口,嚴重制約大陸新能源產業的發展。在缺乏核心技術情況下進行風電的大規模開發,還會導致低技術水準的重複建設、影響開發的品質,並迫使大量風電專案在不久的將來就面臨被淘汰或升級改造的壓力,造成社會財富的巨大浪費。如何引進國外成熟技術,並消化吸收國產化,正成為大陸新能源發展的當務之急。

  (三)、產業鏈結構不合理

  目前,大陸新能源產業發展存在簡單追風傾向。以太陽能電池為例,大陸產量占全球總量近1/3,2008年大陸光伏系統安裝量為40兆瓦,僅占全球總量的0.73%。上下游生產情況形成鮮明的對比。而德國當年的光伏系統安裝量是1500兆瓦,在全球總量中的占比達27.27%;西班牙的安裝量更是達到2511兆瓦,在全球總量中的比例高達45.65%。由此可見目前中國太陽能產量跟安裝量並沒有合理發展,光伏產業鏈結構明顯不合理,,而產業健康發展需要建立在產業鏈的健康之上。

  (四)、國際新能源合作面臨壓力

  由於大陸和西方發達國家發展階段有所不同,因此在新能源領域的政策、態度和出發點也存在差異, 這使國際合作面臨著一定的挑戰。第一, 技術轉讓糾紛日漸增多。有關新能源核心技術的問題已經成為新能源領域合作的障礙。一方面, 發達國家技術出口管制體系在一定程度上阻礙雙方合作。例如美國的新能源技術以“保護智慧財產權”的名義限制向大陸轉讓。另一方面, 發達國家極力推動技術轉讓的完全商業化, 高價向大陸出售設備謀取超額利潤。第二, 徵收“碳關稅”的可能性極大。美國提出徵收“碳關稅”的行為不利於雙方的新能源合作。雙方在此問題上存在明顯分歧, 相關貿易摩擦增加將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兩國新能源合作。

四、大陸新能源發展的政策機遇

進入2009年以來,中國大陸連續推出了一系列對新能源產業的扶持政策與法規,充分反映了中國大陸政府將新能源作為引領經濟增長核心產業的決心。

 

(一)、政府重點鼓勵發展新能源

大陸重點鼓勵發展的新能源產業是水能、生物能、能和太,新增投資實現2020年水電裝機容量3千瓦的目標。從2006年到2020年,新增1.9千瓦,投1.3萬億,鼓勵小水,解決農村和偏難。鼓勵風電發展,實現2020年風電1千瓦的目標。而《新能源產業興規劃大大提升中國風電的裝機容量 ,根據國家能源局的料,到 2010 年,風電規將達 2000 萬千瓦,投資 9000 元,到 2020 年,力爭在甘蒙古、河北、北,以及江沿海等地建立若干個千萬千瓦風電基地

 

(二)、《可再生能源法》修正案為新能源規範發展提供法律支撐

大陸新的可再生能源法已自2010年4月1日起施行。修正案與原《可再生能源法》相比,重點不再是立法推動新能源,而是協調解決各方在發展過程中出現的問題。新能源將進入合理、有序和規範的高速發展新時期。修正案既有利於遮罩新能源裝備製造業的低品質產能,也對未來實現節能減排的目標奠定了法律基礎。大陸將設立可再生能源發展基金,將對新能源行業達到直接補償差價費用和扶持產業的作用。

五、結語

全球金融危機的爆發為新能源產業提供了重大的發展契機,不光是中國大陸,世界各國各地區希望通過推動新能源發展來拉動經濟復蘇,並且借此擺脫對石油的依賴,逐步引領形成新的世界經濟增長模式——低碳經濟。新能源的發展將成為一個全球性的趨勢。

 

推薦

Loading ...

小件訂購推薦

Loading ...